十歲那年在廚房,站定板凳,手握鍋鏟,學習父親母親以及兄長們的氣概,不畏火勢熊熊,直往騰騰炒鍋去,那裡有著能慰藉、能飽滿胃腹的美好一切。

從前,李璐嘴刁的母親,一口咬進盤中料理,食材若該成絲而不能,在餐桌上就會輕輕放下筷子並且離開,沒有道出的挑剔指責,卻鑽上每個人的飯碗中,從此李璐就認得了肉柳、肉條、粗絲、肉絲的分野,並且小心依循,不大意挑撥,像樣的、得體的,美味的,才能端上桌。

日本作家幸田文自十四歲那年開始,也為著文豪父親幸田露伴的食事張羅,度過年年日日的艱辛學習,交縱於生活中與廚房心力感慨,她寫下:「今後雖不知餘年幾何,但想必依然會站在這裡,清洗蔬菜,拿起菜刀,開火烹煮,繼續這瑣碎的作業。雖也曾感辛苦,但那種時期早已過去,如今在此作業,站在這裡的心情,都是安心、平靜、愉悅的。我不想與這裡斷絕關係。」

曾經也怨恨「難道生活中只有柴米油鹽嗎?」的李璐,也在揮別了四幾個年頭後,感謝眷村中的五湖四海、感謝世事跌宕的瞭然,最終食材仍然靜靜地陪伴自己左右,最企盼也感到最幸福的,仍是讓孩子們好好地吃上一頓飯。